阿曼卫生大臣:疫情高峰期约在最近两至三周内出现


首先是非洲薄弱的医疗卫生体系。

4月7日0-24时,新增无症状感染者3例(均为境外输入,其中英国2例、布基纳法索1例)。无当日转为确诊病例,无当日解除隔离病例。截至4月7日24时,尚在医学观察无症状感染者53例(其中境外输入40例)。

杨勇回忆,自己没有在车上准备防护和消毒用品,所以一到就芬兰就直奔药店,但是没有买到口罩和消毒液,后来问了几家也都卖完了。幸运的是,在芬兰一个旅游点,杨勇碰到了一个戴口罩的中国人:“他也是重庆人,看到我的车牌是重庆的,就和我聊起天来,正好他有多余的口罩,就给了我一个。”

非洲多国今年遭遇了大蝗灾,肯尼亚、乌干达、埃塞俄比亚、索马里多国粮食减产。有专家表示,今年五月,第二波蝗灾将卷土重来。加之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非洲各国的粮食压力将陡增。

新冠肺炎疫情已经蔓延至非洲52个国家,仅剩科摩罗、莱索托两个国家暂未报告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整个非洲大陆确诊病例已经超过一万例。在非洲,疫情比较严重的国家主要是:南非、阿尔及利亚、埃及、摩洛哥、喀麦隆、突尼斯,确诊病例都超过了500例。截至4月6日,南非的确诊病例达到了1686例,埃及的确诊病例达到了1322例,肯尼亚的确诊病例达到172例。 但是也有专家表示,由于检测能力等原因,非洲的实际感染数字被大大低估。

第四是空前的粮食压力。

经济方面:为缓解疫情对经济的冲击,埃及、加纳、南非和肯尼亚等多国央行近期“集体”大幅降息。同时,多国推出了一揽子经济刺激措施,包括减税降费、下调部分贷款利率、免除部分移动支付交易手续费等。

俄罗斯朋友送的两个口罩 (受访者供图)

中国专门组建了远程专家指导团队,通过召开远程视频会议的方式与非洲54个国家开展了技术交流。

一旦贫民窟有人群感染,后果不堪设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