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两代舰载运输机“鱼鹰”和“灰狗”同框
来源:美军两代舰载运输机“鱼鹰”和“灰狗”同框发稿时间:2020-04-08 06:10:32


对于重组新冠疫苗研发团队而言,I期安全性试验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新冠病毒疫苗研发将走向何方?是否会像当年SARS疫苗研发一样因病毒忽然消失而告终?

澎湃新闻获得的《重组新型冠状病毒疫苗(腺病毒载体)临床研究招募启事》(下称《启事》)显示,重组新型冠状病毒疫苗临床研究首批108名志愿者的招募条件为18至60周岁之间、无新冠肺炎病史或感染史和疫苗接种过敏史的健康成人。入选的志愿者们将被分为低、中、高三个剂量组,接种后接受14天的集中观察疗养。

在国内,除了已进入人体试验的腺病毒载体疫苗外,包括mRNA核酸疫苗、灭活疫苗、基因工程重组的亚单位疫苗和减毒流感病毒载体疫苗在内的四种新冠病毒疫苗研发也在紧锣密鼓地展开。

各州政府及地方医院已被要求自行购买口罩和呼吸机,并被告知联邦战略储备只是最后不得以的援助手段。特朗普总统的女婿兼顾问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在上周四的白宫发布会上称:“联邦战略储备不应该被认为是各州的应急储备,并不是各州能随便使用的。”

武汉志愿者接种重组新冠疫苗 受访者供图

相比传统疫苗5至10年的研发周期,本轮新冠疫苗研发提速让公众倍感振奋,与此同时,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越发受到关注。

疫情之下,跳过动物实验显然能为mRNA疫苗节省大量时间。李斌推测,“他们可能没做动物感染实验,推测是利用公司已有的mRNA疫苗平台开发,把新冠病毒的S蛋白换了上去。”

截至三月中旬,纽约、西雅图和新奥尔良报告的感染病例数量开始激增,一线医疗人员抱怨口罩和防护服等物资供应短缺。特朗普则指责一些民主党州长夸大了疫情,批评那些诋毁联邦政府援助不利的人。

姜世勃认为,若不花时间充分理解相关安全风险,贸然进行疫苗和药物测试,可能会给疫情蔓延的当下和未来带来不可预见的困难,“尽管形势紧急,还是应三思而后行。”美联社最近报道,根据美国联邦政府的采购清单,直到3月中旬,美国政府才开始大量订购一线医疗人员必须的N95口罩和呼吸机等物资设备。然而早在今年一月,中国就已经暴发了新冠肺炎疫情,并且呈现出在全球范围内流行的趋势。多种迹象表明,美国政府浪费了将近两个月的疫情防备“关键期”。

特朗普把这个责任“甩锅”给了奥巴马政府,他在3月26日的白宫新闻发布会上称,奥巴马政府没有给他留下任何应急储备,而他已经努力且快速的弥补了库存的不足。但是,政府采购记录表明,直到疫情在美国暴发后,联邦政府才开始大量采购医疗物资。